無距離的貼身採訪

2015/07/31 - 11 : 56 · by chhj51 策展人語

雖然科技進步,對於自然影片的製作帶來了許多便利、較高的品質以及降低器材的成本,但是這些都無法取代影片製作最核心的價值:創意與堅忍。

《臥底企鵝》 Penguins - Spy in the Huddle共有3集,是由英國John Downer Productions公司製作,負責人John Downer出身於BBC Natural History Unit,參與過許多經典作品的製作,成為獨立製片公司後也有斐然的成績,例如《飛越地球》Earthflight就是代表作之一,與鳥類飛行過全球六大洲,除了南極之外。對於不會飛行的企鵝呢?《臥底企鵝》採用了間諜攝影機(Spycam)的技術,潛入企鵝群中,並且派出各種不同功能的「間諜」,得以一窺企鵝的日常生活方式。間諜總是有50個,分別飾演實體大小的企鵝、蛋、石頭、雪球以及水下攝影等,而且過程中傷亡慘重,除了遭受企鵝及其他鳥類的攻擊之外,撞擊、失蹤等等狀況不一而足。

使用偽裝攝影機當然是本片最重要的拍攝手法之一,製作者一定要費盡心思、並且深入瞭解企鵝的行為、生態,才有辦法製作出能夠攝取重要畫面的器材。而且,這些器材並沒有現成的產品可以直接購買,必須要製作團隊親自設計製作,這些都不是單單用金錢就能解決的,而是創意,在拍攝計畫中無所不在地運用創意。

即使有了如此具有創意的拍攝構想,但執行本身依然是充滿艱辛。本系列共計連續拍攝了330天,在冰封的冬季裡,拍攝團隊與世隔絕了8個月,氣溫低達零下60ºC,其中只有10天沒有進行拍攝。這樣的拍攝條件對任何人來說,都是莫大的嚴苛挑戰。在南極,大概就算經費再充裕,生活條件必然也有所限制,除了堅忍之外,這樣困難的任務絕對無法達成。對於從事自然影片製作的工作人員而言,選擇這一份職業就必須抱定艱苦卓絕的心態,勢必需要以堅忍的態度、耗費長久的時間,才能獲得相對的成果。

換言之,辛苦根本是自然影片工作的基本條件,並不因此而增加了作品的價值。但是如果缺乏周詳而完備的研究與規劃工作,那麼再辛苦也獲得不了什麼成績。

本系列耗費了那麼久的拍攝工作,前製作業的企劃及研究更有可能倍於如此,初步的成果獲得了1000小時的影片,幾乎任何企鵝的生活畫面都成功捕捉了,但這是另一個挑戰的開始。本系列共計3集,總長只有180分鐘,使用到的內容只用了0.3%的,如何割捨調其他的997小時的畫面?想必對於本系列的導演及剪輯而言,絕對是很困難的割捨,也必須抱持另一種的「堅忍」才足以完成另一個在剪輯室內的挑戰,更是一個浩大的工程,並不比南極的拍攝來得容易。

對於自然影片而言,企鵝是非常頻繁出現的角色,尤其因為他們的造型可愛、步履蹣跚,總是足以討好觀眾的喜愛。但也因為如此,如何突破既有的成果,讓一個廣為人知的物種,演出更精彩的情節,這則是整個系列之製作必須自我挑戰的前提。單是拍攝稀有難見的動植物,並不足以成為生態攝影的傑出作品,相對地,深入探索一些熟悉的物種,記錄並描繪牠們的生活史,那才是生態攝影應該具備的價值,不論是世界的海角山巔,或是台灣的公園角落,任何創作者都必須思考作品的目的與意義,究竟是什麼?

John Downer Productions有許多精彩的作品,大家可能都耳熟能詳,未來在野望影展之中,想必還會有許多機會可以見到不同樣貌的作品吧!

本文資料及圖片來源:http://goo.gl/4XJ64b
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